新浦京
个人资料
中岛
中岛 新浪个人认证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58,107
  • 关注人气:12,3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看“2006年中国诗歌排行榜”(《文艺评论》约稿)

(2007-02-06 17:19:34)
分类: 时评
                                                                        
  
   中国诗人在充满了悲喜闹剧的日子里终于送走了2006年。在过去的一年里,无论是赵丽华的“梨花体”,还是遭遇色情诽闻的诗人周瑟瑟,再到诗人叶匡政叫喊“文学死了”,这些无不是赤裸裸的炒作,无不是“画皮”底下的“恶搞”。虽然这些事件给沉寂的中国诗坛制造了些小热闹,但事实上的作用还不如读一首好诗来得痛快实在。在这些廉价的闹剧中,有点价值的,我认为还是赵丽华的“梨花体”,起码她让中国人开始了解和关注中国目前的诗歌创作状况。
    在一些丑陋的诗人上演的虚幻的名利格斗后,2007年来了,本想有一个好的开端,却没想到,又一场丑陋的闹剧接着2006年的诗人闹剧,又开始上演了,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这就是2007年初始,由几位所谓的“学者”或言南京帮评出的“2006年中国诗歌排行榜”。
    在我看来,这个“作家、学者版的诗歌排行榜”的出炉,再一次证明了中国部分作家、学者道德和专业水平的缺失。
    首先,这份榜单中的“2006年度好诗榜”就有严重的低级错误。既然是好诗就应该是上榜诗人诗中的某首诗或者一组诗,比如,伊沙的《饿死诗人》,而不是《伊沙的诗》,这样公布显然不符合逻辑规则,也叫读者雾里看花。然而这些所谓的作家、学者却是这样评出了所谓的“2006年好诗”榜,并且及不负责地公布了出来。
    在“2006年好诗”榜的十项中,出现的低级错误就有四项。像,蓝蓝《蓝蓝的诗》;古马《古马的诗》;苏历铭《诗十三首》;老刀《老刀的诗》。我们且不说诗人的诗如何,起码这种说法叫读者不知道所已言,蓝蓝的诗,蓝蓝的哪首诗,没说,只是笼统地说蓝蓝《蓝蓝的诗》。我们不可能把蓝蓝的诗都看一遍吧,有这样的评选吗?实际上,读者要知道的是,蓝蓝的哪一首诗被你们评为好诗了,公布诗的题目是起码的常识。这不仅我要问这些所谓的学者,这是在评选吗?评选就这样毫无水准吗?连最起码的评选常识都不懂,要么就是评委们的责任心和诗歌良知出了问题。还有,像苏历铭的《诗十三首》,这十三首都是你们认为的2006年好诗吗?如果不是,那这十三首中的哪几首是你们认为的好诗,你们是如何来理解苏历铭的《诗十三首》好,这样标注出来也算你们认真负责,没有辜负“学者”这个及有含金量称谓。而实际上,在我们看过这个榜之后,给我们的印象是:又一次彻头彻尾的拿诗人和诗歌,甚至拿我们的读者开涮。他们在集体地亵渎神圣的中国诗歌。在诗人或者外行人都可以看出来的问题,在术有专业称谓的学者中却没看出来,可想而知,这次“诗歌排行榜”的工作不认真的程度。在这些所谓专业水准的学者眼里,也许是可以这么开玩笑的,诗人和读者是可以糊弄的。
    参与其中的诗人马铃薯兄弟,在我看来一直是一个认真的诗人和选家,他编选的《中国网络诗典》深受好评。又算我的朋友。但当我看到这个榜时,我对马铃薯兄弟的专业性和对诗歌严肃认真的态度产生了怀疑,因此我第一个站出来对这个榜说“不”,并且大骂了马铃薯兄弟。
    在我说“不”的当天,就有“榜”中的评委给我打电话,表露他的无奈,之后的几天我又接到多许诗人和评论家的电话,这其中包括了该“榜”的评委谭五昌和马铃薯兄弟等,谭五昌在我们通话后明确表示退出评委,他认为这个“榜”非常不负责任,缺乏严肃性。之后,另一位评委也相继退出,这说明什么?
    据报载,评委之一的邓程在接受某报记者采访时说,“‘现在是诗歌最糟的时候’。这位北京大学的博士、文艺批评家,甚至都未参与排行榜的评选,就在榜单出来后挂了名。“朋友打电话告诉我,说南京一些学者、诗人推出了一份‘好诗榜’和‘庸诗榜’。我听了具体是些什么诗后,就同意将名字列入评委会。”
    现在我还要问马铃薯兄弟,你多次提出了文学(诗歌)的标准,你所说的文学(诗歌)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就是含糊得连哪首诗是你们评选的好诗都不敢说吗?就是这样不用参与就可以列入评委吗?你们就是这样对诗歌负责的吗,你们就是用这样的诗歌评判标准来亵渎中国的诗歌吗?是不是有点太低级了?
    从古到今,你们开了“榜”的先河,在你们公布的“2006年中国好诗榜”像这样的《蓝蓝的诗》、《古马的诗》、《老刀的诗》、苏历铭《诗十三首》就是你们认为的2006年好诗?而准确地讲,《蓝蓝的诗》这种说法是可以延伸到蓝蓝的任何一首诗,那蓝蓝哪一首是你们评出的2006年的好诗,你要告诉读者,不会是蓝蓝的诗的全部吧?从这一点上,这个榜就值得怀疑!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来这套班子专业水平的底下。
   我注意到,发起人在宗旨里面强烈描述:“我们更愿意着力的,是对现代汉诗歌版图中的生态进行细心的搜索、观察、整理、研究、提炼,对纷纭的诗歌现象进行符合诗歌内部规律的再解释,并进而形成我们关于现代汉诗的美学观、历史观、创作观,并在众多的观察角度之中,提供出一种不同于他人的角度。-------让真正有创造价值的优秀诗歌和诗人,能够得到凸现,让被旧的权威与新的权威遮蔽了的光芒得到焕发,---------。”
    如果像宗旨里面的描述的“细心的搜索、观察、整理、研究、提炼,”那样,就不会闹出“某某的诗”这样无知而又荒唐的笑话,也不会出现榜单公布后还有人进入评委的糗事。在你们的所谓“榜”中,美学观和历史观在哪里能够看出来,纯粹是在哗众取宠,自我标榜。从这里就能够看出,你们实际最缺乏的就是对诗歌美学观和诗歌历史观的深刻认识和理解。
    在我们的生活中,各种榜层出不穷,我们的眼睛几乎被各种各样的榜所淹没。但如果你按规律去猜磨这些“榜”你就会发现,“书榜”是靠市场销售情况和社会反响进行评定的,而“歌曲榜”,也是由听众的认知程度以及媒体的暴光程度和网络搜索情况进行综合评定的,是有根有据的,而且这些上榜的书籍或者歌曲都公布了书的名字和歌曲的名字,大部分书和歌曲是我们耳熟能详的;而当代诗歌的难度在于读者少,社会的认知程度缺乏,因此只能依靠专家学者来认真的评判,如果稍有不慎就会出现像“2006年中国诗歌排行榜”这样不负责不认真而闹出的笑柄。
    发起人还在宗旨中自称“力图用公正评榜的方式,来割断诗歌甄别与各种文学势力的联系,使得诗歌甄别不再服务于各种文学势力,不再堕落为各种文学势力的傀儡。”
    那我又要问:你们的严谨、公平、公正、认真,到底体现在哪里?在我看完榜后,我无法相信诗人中竟然还有这些自以为是,却毫无价值判断可言的可怜虫,我简直不敢再去看属于诗歌和诗人的蔚蓝的天空。
    在中国的诗歌界,我认为像林莽、沈奇、于坚、伊沙、沈浩波、张清华、谭五昌这样的诗歌评论家和诗人,在对待诗歌问题上是相当严肃认真的。他们不仅对喜欢的诗歌耳熟能详,而且还能说出好诗好在哪里。因此他们编辑出版的诗歌集和参与的诗歌活动(包括担任评委之类),都获得了诗人和社会的认可或好评。首先他们是出于对诗歌的热爱,出于对诗人本身的尊重,出于对诗歌活动参与的真诚,因此所有和诗歌有关的事情,他们都非常的严肃认真的去做,来不得半点马虎。
    在这个多元的年代里,谁都有发言权,谁也有权力做榜,但这样的权力首先不应该是建立在集体记忆基础之上的,如果随心所欲,胡说八道,这自然就缺失了可信度,缺失了道德层面的判断标准,缺失了对历史负责的态度。
    到底谁有资格给中国诗坛排序?排序的标准又是什么?我想专业和责任,是首要的条件,这样才可能在尊重诗歌和诗人的基础上,进行合理的价值判断,才能够认真负责起来。而那些挂着名字的人名“学者”真正懂诗的实在是少得可怜,“专业”也只是建立在口头上的,而对了实际操作就不得人心,就叫诗人和历史心寒。因为,他们不仅缺少对诗歌的价值的正确评判,缺少发现,缺少思想,而更重要的是缺少最起码的职业道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浦京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